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微微电话每天都可打60分钟 > 微微电话每天都可打60分钟

2021人工智能合作与治理国际论坛 聚焦如何构建一个平衡包容的人


发布日期:2022-05-11 01:42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网12月5日讯 2021年12月4日,由清华大学主办,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等单位共同协办的“2021人工智能合作与治理国际论坛”在清华大学主楼后厅成功开幕。开幕式后举行的主论坛I围绕“如何构建一个平衡包容的人工智能治理体系”这一主题展开,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苏世民书院院长、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院长、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业委员会主任薛澜,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主席、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龚克,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政策与方案支助局局长徐浩良,卡内基理事会资深研究员、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温德尔·瓦拉赫(Wendell Wallach),清华大学智库中心主任、智能社会治理研究院院长、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苏竣,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总裁罗欣顿·麦德拉(Rohinton Medhora)等专家出席论坛并作主旨发言。主论坛由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副院长梁正主持。

  薛澜在主旨发言中指出,当前人工智能治理已从理念探讨走到了实践探索的前沿,人工智能治理在数据、算法、算力、场景等层面面临挑战,未来人工智能治理需建构“政府、企业、公众、大学与科研机构、媒体、非盈利组织、国际组织”等多主体参与,以“底线思维、人本思维、发展思维、全球思维”为价值导向,以“算法、数据、算力、外部环境、场景”为治理对象,应用“宏观-中观-微观”多维治理工具的人工智能综合治理框架体系,通过“形成价值共识、多主体分工协作、治理理念迭代优化”等治理机制推动人工智能健康发展,促进人类福祉提升。

  龚克表示,首先,AI治理体系应是基于维护人权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体系。其次,AI治理体系应是以促进而非遏制AI创新发展为目标的体系。第三,AI治理体系应是多利益攸关方共治的开放体系。第四,AI治理体系应是综合运用技术、法规、教育多种工具的体系。第五,AI治理体系应是融入AI平台的有效的体系。人工智能是一种新兴生产力,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新兴生产力的发展。因此,人工智能治理应该促进其创新以造福人类和地球,而不是通过将其限制在现有体系中来遏制其发展。

  徐浩良认为,人工智能已在世界各地推动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也推动了教育、交通等其他领域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与治理需要并肩而行。虽然人工智能有助于扩大规划项目的规模,但也由于知识匮乏、疏忽或因恶意,加重了偏见、排斥和歧视。因此,我们需要跨国界、跨行业和跨代际的合作来制定必要的治理框架,比如能让政府、国际组织、科技公司和民间团体共同参与的多利益攸关方模式,这样有助于建立信任,识别偏见、歧视等风险,并加快项目实施进度。

  温德尔·瓦拉赫(Wendell Wallach)认为,21世纪,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国际合作方式来治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国际治理机制应该具有敏捷性、适应性、预见性、响应性和包容性,中美两国参与制定人工智能国际治理方案,将使其更具有可行性。每个国家需要处理好对国家安全和国际合作双重需求之间的关系,接受国际标准的同时,积极开展旨在应对新挑战的前瞻性对话。全球正在大量制定并实施人工智能治理的标准,各国之间的标准也会产生冲突,我们需尊重文化差异,并在经过多个阶段的发展之后,形成有效的人工智能国际治理机制。

  苏竣认为,以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兴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给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和人民生活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智能社会的风险包括技术风险、市场风险、社会风险、认知风险,人工智能治理需构建有人文温度的智能社会治理体系,这需要我们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应对科学技术带来的问题。复归“实验主义治理”这一传统的公共管理的思潮,遵循科学、规范、量化、循证的研究范式,充分利用我国人工智能应用广泛、场景多样的优势,积极开展人工智能社会实验,探索智能社会治理的中国道路。

  罗欣顿·麦德拉(Rohinton Medhora)表示,人工智能从数据输入到技术输出的治理至关重要。数据层面,一是要建立全球共同接纳的伦理标准,将其作为人工智能的基础价值观;二是要建立数据使用过程中的全球普遍性标准,保证数据安全;三是要建立算法问责机制,保障数据被善用。技术层面,一是要构建更加高效的全球知识产权体系,完善数据共享和知识产权机制;二是要建立全球性的数据库,用新的范式驱动创新。罗欣顿·麦德拉建议,在未来一方面需要建立包括政府、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等共同参与的人工智能国际合作机制,充分发挥中美两国以外第三方国家的作用。另一方面,需要建立健全“以人为本”的全球人工智能工作委员会,传递正确的价值观。

  主旨发言环节结束后,梁正向各位专家提出一个问题即“如何推进人工智能领域的国际合作和治理”。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应尽快建立一个国际性的人工智能对话平台。龚克认为这个平台应在联合国框架下。罗欣顿·麦德拉认为这个对话平台应当汇聚各行各业、各个专业的专家,以便集思广益。薛澜建议平台搭建应加速推进,如在G20等已有对话机制下进行设计。苏竣强调,对话平台有助于推动对人工智能治理问题的全面研究和国际经验比较与借鉴。

  论坛议程为期两天,设有三场主论坛、一场特别论坛和七场专题论坛,邀请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沙特阿拉伯、意大利、澳大利亚、法国、新加坡、韩国、印度、瑞典、丹麦、马来西亚、日本等国人工智能治理领域的专家学者70多人出席并参与研讨。线人。此次主论坛开启线上直播通道,观看量高达100万。